新闻媒体

COMPANY PROFILE

老牌水电院争做“追风侠”

发布:2019-05-13 02:42

  从广袤的草原到辽阔的大海,从崎岖的山地到泥泞的滩涂,专注于水电设计的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,不再一门心思紧盯“水路”,转而腾出人手,近来加大了到全国各地追“风”的力度。追“风”,并非上勘院的偏好,而是国内新能源市场“风”头正劲的缩影。2006年以来,我国风电装机容量连续三年翻番,至去年底突破1200万千瓦。按照这一速度,我国有望在明年提前实现2020年的风电规划目标——总装机容量达到3000万千瓦,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风电大国。这种“计划赶不上变化快”的市场热度,催生着国内风电规划设计服务业的超常规发展,催逼传统能源服务业纷纷转行。

  “2004年以前,风电业务仅占我院总合同额的1%,每年不过一两个项目;2005年,我们先后中标十几个风电项目,合同额占全院总额的1/10;到了2006年至2007年,风电与水利、水电和环境类项目形成四足鼎立的新格局。”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陆忠民清晰勾勒出的三张“饼图”,见证着风电服务业市场的“爆发式”成长。

  作为全国“最早醒悟”的传统能源规划设计院所,上勘院早在1996年就已闻“风”而动。先是对崇明、南汇等地的风资源和开发风力发电的可行性进行了研究,而后承接了上海奉贤、江苏如东等几个陆上风电场的规划设计,并于2004年正式成立新能源设计研究分院,走上为风电场评估、选址、设计的专业化服务之路。而此时,国家有关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产业政策和投资方向,也日趋明朗。

  一边是风光无限的新能源项目频频上马,一边则是火电、水电等传统能源项目的投资紧缩。面对国内新能源产业发展的风向标,进军风电,已成为老牌电力规划设计单位的不二选择。据了解,目前原水利电力行业的部属勘测设计院,及各省市水利电力设计院,均已不同程度地涉足风电业务,争做“追风侠”,争相分食风电“蛋糕”。加上一些专业工程咨询公司,全国拥有新能源项目规划设计资质的单位已有上百家。

  上勘院新能源研究分院院长李健英是国内首批“弃水投风”的转行者。1998年,世界风能协会在中国选择了四家电力设计咨询单位,对相关技术人员首次进行了专业培训。之后,李健英与同事在一个又一个实战项目中不断摸索,逐步掌握了不同建设条件下的风电场关键技术,进而培养出一支专业化的风电设计队伍。

  李健英告诉记者,风电场规划设计的第一步是立测风塔。“70多米高的测风塔至少得竖上一年,才能摸清当地不同季节、不同时段的风速、风向”,再结合已有的气象资料,即可大致测算出当地的风能资源及风电场效益。

  选址,则是一个相对复杂的过程。除了必需的地形、地质及水文勘测,还得综合考虑周围建筑物、地下管线、水上航道等重要设施的保护与避让,科学评估未来风场对于鸟类、鱼类等生态环境可能产生的影响。以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为例,在它周围,东有天然气管线公里保护带、南有沪浙省界、北有光电缆,中间则要留出一条对应1000吨级水下通航孔的航道。考虑到候鸟迁徙路线,规划人员还得想办法避开6公里宽的“鸟道”。此时,风电场的规划图上已布满“红线”,最终的选址颇有点“螺丝壳里做道场”的味道。

  通常,一个风电场前期规划所形成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厚达上百页,后续拿出的施工方案图纸更是多达200余张。“为方便施工单位依葫芦画瓢,我们的方案必须细化到每项施工步骤,凡能想到的细节都要考虑在先。”陆忠民说,作为设计者,还要懂得如何在不同工艺间科学取舍,兼顾技术的先进性与国内企业的施工能力,让每一步都切实可行。

  继10万千瓦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之后,在上海风电规划蓝图上,还将有几处大手笔:奉贤、南汇海域,正在规划总装机容量约50万千瓦的海上风电场;同时,在长兴岛和崇明岛的滩涂堤岸,及老港垃圾填埋场上,还将矗立起多个陆上风电场。

  “就全国范围来看,这些规模都还不算大。”陆忠民坦言,由于申城的风电资源禀赋一般,加之岸线资源较为紧张,可供风电场开发建设的场址空间有限。因此,依靠技术和品牌优势走出去,不失为上海发展新能源服务业的明智之选。短短几年,上勘院的风电足迹已遍布内蒙、山东、河北、江苏、辽宁、广东、吉林等10余省市。今年,光手头就有20多个项目同时进行着可行性研究和施工图设计,总装机容量超过100万千瓦,相当于10座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的规模。

  基于对国内新能源市场的长期看好,上勘院正逐步向风电项目总承包商的方向发展,提供从规划设计到施工建设的一条龙服务。如果遇到合适的项目,还将尝试扮演投资方的角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