典型案例

COMPANY PROFILE

怀念任穷爷爷--纪念馆--人民网

发布:2019-02-10 22:15

  任穷爷爷是我爷爷最小的同胞弟弟,兄弟俩人都投身于浏阳的农民革命运动,组织农民打土豪、分田地,进行减租减息。1927年长沙马日事变,反水,顿时浏阳陷入一片黑暗,我爷爷惨遭反动派杀害。那时我刚两岁,反对派扬言要斩草除根,妈妈带着我和爹爹、叔叔,逃难到外婆家,才免于劫难。任穷爷爷(以下简称爷爷)摆脱了反对派的追捕,参加了秋收起义和三湾改编,经过浴血苦战,跟随上了井冈山,参加了工农红军,又于1934年10月参加中央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,爬雪山、过草地,历尽千辛万苦,到达了陕北革命根据地。

  1938年,我13岁,在马家湾小学念书快要毕业了。一天同学忽然叫我说:邮电所有你爹的信。我去取时,见这信标明是河北邯郸××布庄所寄,邮票为冀鲁豫边区邮政。我不知道是谁寄来的,交给爹后,爹问我,你拿信时有别人看见没有?这一下把我问傻了,也有些害怕,我反问爹,拿信怕什么?爹说,这信非同一般,是在远方工作的叔公公(当地把爷爷叫公公)寄来的。然后爹把家里过去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我,并且要我不到外面乱说,否则要被杀头。就这样我开始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。我告诉爹,如果坏蛋问我,要杀我的头,我宁死也不会说出去。通过这封信,全家知道爷爷摆脱了,还在搞革命,工作和生活都很好,非常高兴。爷爷来信报消息,说明他一直怀念着家中的亲人,这种亲情多么珍贵呀!

  1949年10月,全国大部分地区已解放,人民欢欣鼓舞。我已在当地小学教书。爷爷率西南服务团开赴云南,路经长沙,特回浏阳家乡探望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爷爷。他舍生忘死,南征北战,又为解放大西南奔波,实可敬可佩。许多知识青年和我妹运梅,都加入了西南服务团奔赴前线。当时我也想去,但因我已结婚,手中还抱着德方,爷爷不能带我走。爷爷劝我安心在家乡教书,这同样是革命工作。

  1952年,我丈夫子连武汉大学毕业,统一分配到燃料工业部北京电力设计院工作。次年4月我从武汉中南行政委员会托儿所调到北京,分配到北京电力设计院土木室工作。像我这初中文化程度的人,只能为工程师们抄写计算书,我多么羡慕技术工作呀!1954年爷爷从西南局到北京工作,住在西交民巷。我们前去探望,他和蔼可亲,向我们问长问短,并介绍我们与正在下棋的陈毅和贺龙同志见面。我做梦也没想到,当年西南服务团没有去成,竟在北京与爷爷相见了。1955年后,爷爷全家住在北长街会计司。我们去探望时,他给我们做可口的饭菜,送给我和孩子们衣服。当时我孩子多,经济上有困难,这确实解决了我与孩子的穿衣问题,我非常感激。我只有初中文化,对设计院的工作,难以胜任,爷爷鼓励我要好好工作,努力学习,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和技术水平。在他的鼓励下,我克服种种困难,边工作边学习,用了10年的业余时间,念完了业余高中和业余大学的全部课程,拿到大学毕业证书,被评为工程师。奶奶逢人便说,“运菊真了不起,她没有辜负我们的关心和鼓励,从一个门外汉成为工程技术人员”。1960年爷爷去东北局任,全家都去了沈阳,从此见面的机会少了。但两老还是总惦记着我们,只要爷爷到北京开会,总找机会通知我们到北京饭店见面,为我们孩子做好吃的。这种关心下一代的亲情,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。

  期间,中央和地方的一些老干部受到了残酷的迫害和无情的打击,爷爷也不例外,被打成东北头号走资派,坐“喷气式”,挂着铁牌子到几个省轮流批斗。我从“小字报”上看见所描述的情景,非常难过。爷爷当时年近花甲,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身经百战的老干部,在新中国还要遭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,真是敢怒而不敢言。我非常担心他老的安危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?后来听说他们在盘锦部队农场劳动,每天除劳动外,还要挨批斗。据人传说:爷爷已瘦得不成模样,奶奶的上衣也破了。我听到这个消息,非常难过,买了一些核桃,给奶奶缝了两件上衣,托人带到农场,算是给二老一点安慰吧!也是给和“”的一种还击。在这期间,和“”在东北的代理人,派他们的人到设计院找我调查爷爷的情况。两个年轻军人,拍桌子、瞪眼睛要我交待的问题,我也横眉冷对,与他们辩驳。他们无言答对,就要我写交待材料。我没法拒绝他们,迫不得已,写了两条“是我爷爷,去他家的次数我没有记录,谈家常”。他们逼我按了手印,就灰溜溜地走了。

  1973年至1974年,周总理安排爷爷到北京看病。我们到北京医院探望,见到他身体虚弱,健康状况日益恶化,从内心里难过。虽然彼此没有说几句话,但和我爷爷是心心相印的。1974年国庆节,我们收听广播,忽然听到收音机里说“参加的还有……同志”,我们非常高兴,心想这群整人者的末日将要到了。谁知“”再次掀起恶浪,作最后的挣扎,给住在中组部招待所的老干部减少甚至停止营养食品的供给。我知道后,叫女儿迎宪想法买些鸡蛋和食油送去,让爷爷和奶奶渡过暂时的困难。“”被打倒后,1977年爷爷出任七机部部长,后又出任中组部部长。我以前那提心吊胆的心情,顿时烟消云散,无比欢欣。

  1980年我因摔伤膝盖在北京疗养期间,爷爷嘱托奶奶专程到平房院看我。1988年当我搬进楼房时,奶奶又一次来家里看我!对他们这种关心,我铭记在心,难以忘怀。

  1996年1月爷爷准备到广州疗养,路经长沙,想见我爹爹。他与秘书商量,要我同行,去农村接我爹。1月20日,叔侄二人在湖南省委接待处见面,十分亲热。这次相聚有一天多,但由于爷爷健康方面的原因叔侄畅谈的时间最多只有一小时左右。爷爷线日临行分别时,我爹对爷爷说:任叔,来日方长,后会有期。谁知这次会见竟是一次永别的会见,如有英灵,叔侄就到另一个世界去畅谈吧!

  1997年以后,爷爷的身体日益衰弱,怀旧思想有所增多。在住院前一段时间,他总愿意与我聊天,每天清晨6点多钟给我打电话,谈家乡的情况,旧时雨具情况,如木屐、油鞋、斗笠、蓑衣,问现在还有没有?长沙到浏阳的高速公路修好了没有?真是从天上聊到地上,只要我知道的都一一告诉了他。在闲聊中,他特别高兴。后来,他老住进305医院。当我们去探视时,他总是非常高兴,不让我们离开。如一次他让我推着轮椅在院子里散步,跟我说话,不让我回家,并要求到我家里来。后经工作人员劝说:“运菊家房子小,门也小,进不了轮椅。”他才勉强同意我离开。此后,他的病情逐渐加重,以致脑子不清醒,我们去探视的时间才少了。

  2005年1月8日上午1l时左右,我突然接到电线分与世长辞。噩耗传来,我们为失去一位功勋卓著、德高望重、慈祥亲切的爷爷,万分悲痛。今后我们再也见不到亲爱的爷爷了,呜呼痛哉!他老人家的崇高品德和风范,将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。